【書評】《南北韓,統一必亡》:同血源就等於同族群嗎?

2018-09-11

「南北韓應該統一」──對港台讀者而言,這也許是理所當然的想法,然而《南北韓,統一必亡》的作者朴成祚卻認為:南北韓是不同民族,不能因感情用事而強行統一,否則兩韓或會「同歸於盡」。

這本書是思考「何謂民族」、「血濃於水論」乃至中港關係很好的素材。此刻香港身分認同政治議題鬧得正熱,這可是應時讀物。

本書的中心思想是:「德國統一失敗,所以南北韓統一也會失敗。」本書的特點,是從東德角度出發,透過譯者所言的「第三隻眼」國際觀理解北韓(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進而指出經過金氏政權和社會主義長年累月政治洗禮的北韓,已和強調個人主義、實行資本主義的南韓(大韓民國)有異,發展成為不同族群。

東西德例子:統一不代表能消除文化差異

從東德案例入手、思考兩韓問題的原因,是因為研究北韓的學者較難充分掌握北韓資訊,故此從東德這個前共產主義盟友的情況理解北韓,同時從兩德統一的後續發展預測兩韓統一後可能會出現的結果。所謂「德國統一失敗」,是指東西德統一後,彼此間的文化矛盾難以消弭。

兩德統一後,東西德人才意識到彼此存有相當大的文化差異:東德人指責西德人受資本主義影響、變得唯利是圖;西德人則認為東德人受社會主義「寵壞」,成為對國家不斷要求福利的「懶人」。具體的矛盾,見於東德人被西德人視為「劣等人」;東德企業因慣於計劃經濟而缺乏競爭力,結果倒閉或被西德企業併購;東德人失業問題相當嚴重。

結果是,西德人自覺其「族群」文化比東德人更接近於法國等歐洲富裕國家;東德人則因統一後生活水平無太大改善,統一美夢幻滅,進而懷念從前東德的美好。《明鏡周刊》(Der Spiegel)民調顯示,到了2000年,仍有77%受訪者自視為東德人,而非德國人。

生於東德的精神科醫生馬茲(H. J. Maaz)透過「感覺停滯論」(Der Gefuhlsstau)與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方法,來探討德國統一後前東德人心理狀態的轉變。他認為,由於東德人長期活在威權主義社會之中,他們缺乏自我,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麼,只懂單向地滿足較高階層者的要求和期待,並以此為「存在的意義」,故此東德人容易精神空虛。統一後的德國,卻在各方面難以滿足東德人,令東德人有強烈的失落感。

德國極端右翼民族主義,其實或多或少與東德人的社會不安感有關。《明鏡周刊》曾報道,2014年德國涉及種族歧視的暴力事件,有近五成發生在前東德地區。

兩韓分工論一廂情願 勉強統一易於衰敗

本書花了相當多的篇幅講述南北韓有何差異,例如北韓人比東德人更缺乏自我和渴望權威領導、容易盲信政府、以為「南朝鮮」人民比自己過得更苦。另一方面,奉行資本主義的南韓,社會競爭相當嚴酷,假如兩韓統一,可以預見北韓人將會難以適應南韓的社會生存法則,進而產生類似上述東德人的社會問題。

事實上,直到本書出版後5年的2011年,仍有題為《One Country, Two Societies? Germany Twenty Years After Reunification》的研究指,東西德矛盾仍然存在。南北韓若要統一,操作難度很可能會更大,原因是南北韓差異大於東西德,這可從兩方面說明:

第一, 東德是當年社會主義陣營中經濟表現最好的國家之一,統一前西德人均收入3倍高於東德,南韓人均收入則比北韓高15倍,其經濟實力難以與東德相提並論;

第二,北韓政體的威權程度,比東德有過之而無不及。

希望兩韓統一的人,常提倡「兩韓分工論」,即南韓提供資金,北韓提供勞動力,從而達致雙贏理想局面;然而作者認為,這種想法屬一廂情願。他分析指,北韓人長期營養不良、過分瘦弱;加上社會主義令人民臣服於體制、失去了創造力、不乏惰性,故此難以提供高效率勞動力。這都意味,兩韓若然匆忙勉強統一,南韓很可能無力單向支持北韓,國家因而易於衰敗。

暴政底下的人民必然無辜?

針對本書內容,可作兩點延伸思考:

第一,是獨裁政權的社會文化影響;

第二,是身分認同如何構成。

關於第一點,可以參考的例子,是歷經共產政權之後的俄羅斯。2015年《The Moscow Times》便有報道指,仍有接近一半的俄羅斯受訪者認為蘇聯領袖史大林時代的恐怖政治可以接受、犧牲性命是經濟高速發展的代價,且近年史大林人氣反升。這個社會現象之所以值得注意,是香港不乏論者認為,暴政應被批評指斥,但其治下的人民卻是無辜、不能同等視之。這種觀點似乎假設,暴政之於人民,少有長久的文化影響。上述俄羅斯調查,既指出這類想法的盲點,也提供另一案例,有助進一步理解東西德的矛盾根源。

至於身分認同之構成,個人選擇是當中的重要元素。而這種個人元素,會受不同地方的獨特歷史發展脈絡所形塑。

李光耀在《新加坡賴以生存的硬道理》曾說:旅居大陸的台灣人和在大陸土生土長、從不曾在台灣生活過的中國人也是如此;雖然血脈相連、同文同種,但有着各自不同經歷、不同立場、對世界有着不同見解。

這既說明以血緣種族強調族群同質性的虛妄,也再次提醒我們,不能低估南北韓統一的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