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s人物誌:「讀博害人論」的傳道博士

2018-09-11

日前介紹了我們研發Future Education學校的共同創辦人Dr Simon Lui,另一位co-founder廖詩颺博士 (Elvis) 的背景,同樣十分立體而有趣。

認識Elvis的時候,也是從網友開始。由於「網絡外交」是國際關係重要一環,我有一個清單,是身處全球各地的代表性網友,Elvis當時身處的國家是愛爾蘭。愛爾蘭似乎和我們距離很近,又是英語系,但當地國情獨特、而比英國保守,了解愛爾蘭的朋友極少,於是我們逐漸多了聯繫。當時他在愛爾蘭政府資助的Irish Research Council工作,同時在都柏林的IBM做研究,之前拿的博士在英國伯明翰大學,論文題目雖然是STEM,但也可以算和國際關係有關,聽起來還嚇人一條:「如何提升美國國防部的模擬軍事程式效能」。

如果單是這種背景的IT專才,我會敬而遠之,因為不知道是否正常人。幸好Elvis是資深高登仔,相當接地氣,對正義學究路同樣不感興趣。他年輕時搞過一個名叫「怒插港女」的blog,完全說出了一眾宅男的心聲,也不斷以不同筆名寫軟性文章,可說是第一代KOL;但此刻他的個人專頁卻充滿文言風,單是網名「軒翥而翔」,已沒有多少人明白。後來才知道他六歲看完《七劍下天山》,又是日本戰國迷,會自己走到日本憑弔古戰場,難怪文字偶爾充滿古樸情懷。他博士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居然是在香港商業電台當資訊科技總監,當時媒體紛紛猜度他是喜喜那樣的「迷雲黨員」,才得以忽然晉身電台高層,累得他要不斷澄清,也不時自嘲。其實以他的CV,到電台工作自然只是貪玩,至今還回順便客串一些聲音專欄:正如衛斯理名言,地球人擔心外星人搶飯碗,是最可笑的事。

我在新加坡時,Elvis又是在另一間大學:以排名暴升、徹底「影響因子化」著稱的南洋理工大學 (NTU) ,在那裏當助理教授。談著談著,我說希望搞一個給孩子的學校,教導真正實用的STEM,讓他們不用再被傳統學究荼毒。Elvis雖然和我基本上同齡,原來二十多年前已開始研究coding,這方面的資歷,肯定比「真係見過Steve Jobs」的局長更深厚。他曾寫過一篇廣泛流傳的文章,詳述英國及香港的coding教育歷史,論證香港中學畢業生的coding學習率由十多年前的10%暴跌至今日的2%,與Steve Jobs粉絲琅琅上句的普及STEM教育,實是背道而馳。於是我們再找了幾位朋友,就一起創業了。

這間學校除了是大家的理想,同時,也和我們對大學制度的一致態度有關。說來,近年最積極弘揚「讀博害人論」的學者,必然要數我們二人,他有另一篇苦口婆心勸籲大家不要浪費時間讀博士的警世文章,編輯還直覺以為是出自我手,可見我們思維之接近。不要看輕這些文章,不時有尖子因此避免誤入歧途,我們常常笑說從中累積的善功,足以洗脫塵世間一切罪孽。對他而言,寫一個能在市場上熱賣的教育程式不用一小時,大學卻要浪費無限時間去填文件、寫報告和開無聊會,任何有能力的正常人,也不會甘心,起碼放在創業的時間,一切得著,都屬於自己,不會為他人(aka大學官僚)作嫁衣裳。我們手頭上有一個挖角名單,希望慢慢地可以逐步把有市場價值的朋友從象牙塔拯救出來,如果成事,就更功德無量,足以位列仙班。

2018年8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