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準備成為新一個大麻合法化的國家

2018-05-31 | 李浚賢

歷史上人類使用大麻最早可追溯至公元前三千年,大麻被用作娛樂、醫藥以至經濟及宗教用途。近年醫學界力證大麻的治療效果,加上民眾的需求,自二十世紀初,已有多個國家陸續解禁大麻。今年一月,葡萄牙政黨左翼聯盟 (BE) 和微型政黨自然黨 (PAN) 正式向國會提交法案,要求把「作為醫療用途的大麻」合法化。國內近百名資深醫學界人士聯名發表公開信,公開支持有關改革。觀乎目前幾個主流政黨的初步表態,外界普遍預期,法案獲得通過的機會相當高。

葡萄牙早已把「個人吸食或管有微量毒品」除罪化

事實上,葡萄牙乃其中一個最早將吸食大麻除罪化的國家。早於2000年,葡國政府已把「個人吸食或管有微量毒品」除罪化,這些人被視為「需要接受醫學治療的患者」,而非「罪犯」。就是說,現時葡萄牙民眾面對的,已經不再是中國、英國等地「會否被刑事檢控」的問題,而是「有需要人士可否循合法渠道購買」的問題。

為實現大麻「全面合法化」鋪路

葡萄牙左翼聯盟一貫主張大麻「全面合法化」,即除了醫療用途外,「純粹出於消遣目的而吸食大麻也應當被允許」。不過為了爭取國會「最大程度的共識」,左翼聯盟現時把落實「醫用大麻合法化」作為「階段性目標」,其餘的則留待將來另行爭取。

這兩個政黨的法案、以及醫學界的最新公開信均羅列大量數據,試圖說明大麻對不少病人的藥用價值,包括增加食慾、減少嘔吐或嘔心病徵等,並指出療效適用於糖尿病、腦退化症、柏金遜症等數十種患者。兩份法案分別提出措施,嘗試規範病人透過醫生處方獲得大麻或大麻種子的流程,以至於攜帶、運輸和種植的最高限量等。

左翼聯盟的務實步調,得到了醫學界、乃至一些戒毒組織的支持,他們認為這次國會把「醫療用大麻」與「消遣用大麻」的討論明確區分,很有利於日後公眾聚焦認識「消遣用大麻」的利弊。葡萄牙共產黨 (PCP) 同樣公開表達支持的傾向,但同時表明對於「允許病人購買種子、自行種植大麻」無法認同,認為這將變相導致大麻廣泛流出市面,最終出現官方無法監管的失控局面。

背後隱藏的經濟潛力

現時比利時、加拿大、朝鮮、烏拉圭、西班牙、荷蘭、南非和美國20多個州份等,均對大麻實現了程度不一的合法化政策。除了是回應「民眾的需要」,豐厚的稅收,其實也是吸引當局解禁大麻的重要誘因。根據美國稅務基金會的報告,成熟的大麻產業可為聯邦,州和地方政府帶來高達280億美元的稅收。

有趣的是,葡萄牙衛生部門早在2014年授權跨國大麻公司進駐,在國內合共9公頃的土地上種植年產量21噸的大麻,然後全數出口到其它大麻合法化的國家。一旦醫用、甚至消遣用大麻未來在葡萄牙正式合法化,新的產業、新的市場勢必乘勢而起,至於對當地民眾的福祉是否真的有利無害,則可能還有待時間驗證。

香港如何看待「大麻合法化」?

根據香港法例第134章《危險藥物條例》,大麻屬被規管的危險藥物,任何人士管有、吸食、販運或種植大麻,均屬違法。社交平台上有多個專頁如「香港大麻協會」及「支持香港藥用大麻合法化」提倡大麻合法化,然而社會主流對大麻抱持零容忍的態度,支持者更被標籤為「毒蟲」。曾經有支持者去信到醫學會、癌症協會等,但對方指大麻在港違法,拒絕作出相關討論及研究,這都表明了對政府及醫療組織而言,大麻合法化並不存在討論空間,在本港實行大麻合法化可謂遙遙無期。